流年 景

【漫威大乱炖】霍格沃茨——新校史 (43)

噗噗:

98.监护人

哈里的面前是一沓麻瓜研究课的随堂测验试卷,他对眼前这张试卷上标注的姓名并没有一个清晰的印象,但下一次见到这位格兰芬多的同学他一定会仔细的留意一下,毕竟能愚蠢并倒霉到这个地步的人可是很难得一见的。他将羽毛笔插进墨水瓶里沾了些红色的墨水,在“D”和“T”的评分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在卷面的右上角用力的划了一横一竖。不,这其中绝不存在“蛇狮之争”的历史影响。当你十二道选择题只答对了一道的时候,你就不能怪别人觉得这很“Troll”,即便是不经考虑的全选C,也不会是这个结果。

为什么要由哈里来给一年级的随堂测验评分?罗杰斯教授已经给出了理由:一来,他实在忙不过来了;二来,当度过了熟悉校园和结识新朋友的一年级之后,从二年级开始学生们就应该忙于准备O.W.L了;最后,哈里是他在一年级中最信任的学生之一,又恰巧有空。如何?你也像哈里一样认为以上都是他临时想出来的借口吧!

哈里将批阅完的试卷放置到一边,紧跟着的下一张是彼得·帕克的,他顿了一下。罗杰斯教授恰好在这时走了过来。

“辛苦了。”史蒂夫递给哈里一杯蜂蜜牛奶,“喜欢巧克力吗?”

谁会不喜欢巧克力?哈里想着,放下羽毛笔,恭敬的双手接过杯子,“好的,谢谢。”

史蒂夫挥动了一下魔杖,书桌的抽屉滑了出来,两颗巧克力球轻盈的飞起,又飞落进哈里手中的牛奶里,迅速的融化了。

哈里挑了挑眉,在他看来,此刻罗杰斯教授的行为就像普通家庭的长辈给学龄前的幼儿表演“神奇的魔法”一样,他捧起杯子喝了一口,温润香甜的味道充满了他的口腔,然后他确定,自己确实是被当做小孩子看待的。

“我已经十二岁了。”哈里提醒道,“并且继承了一个古老的纯血巫师家族,我不能再被当做孩子看待,就像曾经的凛冬教授一样。”

在哈里提起凛冬教授的时候,他清晰的捕捉到罗杰斯教授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就像气流穿过烛火引起的波动,也像石子投入湖泊中。

“而在他十二岁的时候,我所看到的确实就是个小孩子。”史蒂夫垂下眼眸,露出了一个不似笑容的笑容,“口袋里永远塞满了零食,头发梳不整齐,衣服也不好好穿,身上总是带着磕磕碰碰的伤。他捉弄同学,捉弄教授,捉弄走廊里的盔甲和幽灵们,一刻也停不下来。”

罗杰斯教授已经将那个小男孩儿的形象描述得非常生动具体了,而带入到凛冬教授身上,哈里却想象不出来。“和现在的他判若两人?”

“不。”史蒂夫抬起眼皮,看着哈里认真的摇了摇头,“一样的,他一直都是他。”

史蒂夫知道旁人是无法理解类似“我能感觉到他灵魂的模样”这种说辞,就连巴基本人都不能理解,但这并不能妨碍什么,“就算你们从不是什么小男孩儿,我也还是可以永远将你们当做孩子一样的照顾和保护。”

哈里一惊,“我们?”

“哦!不,不是……”史蒂夫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其实,是有件事需要征求你的同意。”

哈里耸了耸肩,他就知道罗杰斯教授不会无缘无故的交托出本该属于他的工作。教授他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借口,蹩脚的借口,找机会同自己谈一谈,他甚至能猜出他想要谈些什么……

“我很遗憾这么说,可你确实已经没有其他亲人了……而在你十八岁成年之前,你需要一个既可靠又称职的监护人。介于你正在霍格沃茨念书,对外泽维尔校长正充当着这一角色,考虑到他已经有太多的孩子需要关注了,或许,如果你愿意的话,是否可以由我来担当这个责任呢?”

他所说的却是哈里意料之外的事情。哈里沉默了许久,才小声回答:“我还以为,还以为您是要跟我谈论有关魔法生物血统的事……”

“魔法生物血统?也对,这也确实是个问题,然而,难不成它已经开始显现了吗?”史蒂夫佯作惊讶的问道。

哈里犹豫了一下,撸起衣袖给他看了眼自己遍布着月牙形疤痕的手腕。

史蒂夫皱了下眉,紧接着,他严厉的瞪向哈里,并用魔杖轻点他的伤痕,在已经愈合了的伤口上又施加了一道愈合咒。

“你不该对自己这么残忍。”他说,“你在霍格沃茨,有的是长辈给你求助。这样吧,晚些时候班纳教授会去找你的,关于魔法生物血统的问题,还是由本身就具有魔法生物血统的教授来给你讲解更为合适,但是相信我,它不会要了你的命的。”

哈里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盯着罗杰斯教授,试图从他的表情里找到紧张和忧虑,但是并没有。“可它害死了我的父亲……”他极力的忍住了嗓音里因惧怕而生出的颤抖。

“你们的情况不一样。”史蒂夫示意哈里再喝一些巧克力奶,少年人看起来并不完全相信他,却还是按照他的指示去做了,“那么,关于刚才,我的问题的回复呢?”

哈里静静地出了一会儿神,“我不明白。”他喃喃自语般的说,“为什么你愿意……凛冬教授的意思呢?”

“事实上,一开始就是由他提起的。原因嘛,他给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你的发色像我,眸色像他。而我猜,或许还出于你们相似的命运,他希望能够帮助你,不至于像他成长得那样艰难。至于我的理由……”史蒂夫笑了一下,直视着哈里的眼睛说,“你确实有一双像他的眼睛,而我希望,你也能感染一些属于我的品格……”

哈里觉得这听起来毫无逻辑又十分诡异,而他更是鬼使神差的竟然顺着问了下去,“属于您的品格是指什么?”

“善良。无论何时,善良总是应该放在第一位的。”史蒂夫解释说,“接着是诚实,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尤其不要骗自己!最后,要敢作敢为,要敢爱敢恨。”

“敢爱敢恨?我才十二岁,教授,你在鼓励我找个对象谈恋爱吗?”哈里严肃的皱着眉头,“而且你跟凛冬教授……你们这样很不好!你们知道你们表现出来的关系有多令人向往吗?尤其是对于一些女孩儿们来说,她们会成天只想着要谈恋爱的!可学习怎么办?学院杯怎么办?O.W.L怎么办?我们很快就到二年级了!”

少年一板一眼的样子令史蒂夫不由笑出了声来,“哈!好吧,我知道了,我们会注意的。但其实……我并不觉得就一定不能过早的恋爱。只要是一段积极的健康的关系,无论在什么时候开始,对你们的人生都将是有所助益的。毕竟,人的一生很长,也很短,于时光中看不过一瞬间,我们不该因为任何理由,错过任何值得我们去爱的事物和值得爱的人。当然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是,要更爱惜自己!”

“我会爱惜自己的,就算我很快就要死掉了,在我活着的时候,我也当然会爱惜自己。”哈里说着,略有些心虚的摩挲着手腕上的疤痕。

“你不会很快死掉的。”史蒂夫非常笃定的说。他从哈里的手里接过已经喝光了的马克杯,视线扫过被评为“T”的试卷,无奈的笑了笑,又看向哈里正要批阅的那张。

“这位同学呢?”他的手指恰巧落在了彼得·帕克的名字上,“他能得到什么?”

哈里愣了一下,看着纸上的名字心,跳莫名其妙的鼓噪了起来,他一一浏览过彼得勾画的答案,并飞快的同已经记在脑子里的标准答案做对比。

“他错了两道。”哈里撇了下嘴,“还不错,可以得到A。”

“只是A?”史蒂夫露出惊讶于“你比我还要严苛”的表情,“那你呢?你错了几道?”

“我也错了两道……”哈里的眼神游移了一下,跟着又坚定的说,“但我可以得到E!”

史蒂夫不禁笑了,“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的字写得比他好看!”哈里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

“只有选择题,你们只需要写上名字而已。”

“但好看就是好看!他只能得到A……”哈里说着在彼得的卷子在划了个超大的A,又誓不罢休的冲史蒂夫强烈要求,“但我要E!我可是在替你工作!没有任何回报,你甚至没给斯莱特林加上五十分。只是一个E!都还不是期末考试的……”

“好吧,好吧!”史蒂夫作了个投降的手势,“我可以给你E,但是答应我,好好考虑我的建议,关于监护人的那一项,好吗?”

哈里平静下来,点了点头,过了会儿,就在罗杰斯教授准备转身要回到他的办公桌前,继续处理桌子上“层峦叠嶂”的试卷堆和作业山的时候——至少忙不过来是真的,哈里舔了舔还略带甜味儿的嘴唇,扭捏的开口,“那个……”

罗杰斯教授又微笑的看向他,在此之前哈里一直对“金色的头发就像洒满了阳光”这样的比喻嗤之以鼻,而此时此刻,他突然觉得似乎还是有些贴切的。

有的人,他在你身边,就会令你感觉温暖。

“我现在就可以答应您。”哈里说,“我已经想不到更好的人选了。”

教授和他的小奶(狼)狗。

肥美帝:

写个盾冬。




正文:




1.


巴基·巴恩斯教授吹着口哨哼着歌,步伐轻快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教师楼的中央空调勤勤恳恳地输送着新风,将他印染大艳丽大花的衬衫衣摆吹拂起来。


哇哦,汰渍的味道,真是清新呢!


教授在心里为自己的整洁点赞,路过数学办公室时还在窗户玻璃上不经意又仔细地朝自己雅痞的俊颜抛了个眉眼。


哎,虽然不能是校草了,你知道的,和小崽子们竞争真的很没品,但是,师草总是可以争一争的。


争?用得着吗?


教授在心地冷哼,撅起的嘴巴一跑气,口哨音立马拐到了另外一个调子上。


事实上,在看清独立办公室门口蹲坐着像只不新鲜的蘑菇的人之后,教授愉悦的心情也没了。


变得暴躁易怒还有点无可奈何。


根本就是生理期的妇人嘛!


教授叹了口气,慢吞吞走进,本想伸腿踢踢那人,看到脑袋上那两个旋儿又没了火气。


两个旋儿的家伙最是倔强了!


教授内心充满温柔:“罗杰斯先生,你怎么在这里呢?”


史蒂夫·罗杰斯皱巴巴的脸从皱巴巴的衣服里抬起来,一双眼睛瞪得通红,声音委屈莫名:“我在这里等你,巴基。”


瞧瞧这称呼!


堂堂大教授叫自己的学生史蒂夫先生,而学生却叫自己为巴基。


简直本末倒置!


被一秒叫软萌的教授瘪了口气,“我昨天只是同意你到我办公室查阅资料,并没有说会陪同你一起。”


史蒂夫皱起鼻子,似乎是想将喷嚏憋回去,但是没能成功,“阿嚏!”喷嚏响亮,水液溅出,教授这才发现他怀里抱的是自己挂在办公室里的大衣。


啊啊啊啊啊!阿玛尼的呢!自己都没穿几次!!!


教授脸抽抽,“你……”


“你也没说不陪我。”史蒂夫眼里蓄起泪水,“我不是要哭。”他干巴巴地解释:“我,我有点困!”


教授发不出火来,甚至连赶人回去睡觉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叹了口气:“让开。”


史蒂夫歪歪扭扭地起身,倚靠着他,“哦~”


教授懒得管姿势了,半撑着他打开门,本想开窗透透气的,想了想,先找出毯子,两条扔在沙发上,又开了空调,“你先眯一会儿,今天有课没?”


“下午。”史蒂夫吸了吸鼻子,抱着毯子乖巧地看着他。


教授瞥了一眼他红红的鼻头觉得心烦莫名,随手拉开抽屉,将叠好的手帕扔给他,“我不要了。”


史蒂夫低下头攥紧那方柔软的布料,余光看到教授的脚步心里一紧:“你去哪里?”


“上课。”


“然后呢?”


教授步伐稳健地朝门外走:“顺便给不听话的小奶狗买早饭,买药。”


“那好吧~”小奶狗没忍住笑了,眼巴巴地看着教授离开的背影,嘴巴根本控制不住:“巴基,你穿这个衬衫好好看哦!今天喷的香水也超级好闻!啊……你今天又帅了一点儿!!”


教授步履匆匆地逃离。


经过数学办公室时却再也不敢去看自己印在玻璃上的脸。


根本不用看嘛,肯定红透了!


当然帅啊,衣服那么贵!!


混蛋,那不是香水!那是百合的味道!汰渍洗衣液!哼!




2.


终于成功黏住教授的小奶狗今天晚上寸步不离地跟得很紧。教授觉得好笑,“要不要牵着?”


“啊?!”小奶狗一抖,“你愿意在大庭广众和我牵手了哦,巴基?”


教授愣,“我说我的衣角!你在想什么呢!!”


混蛋!要不是看他长得弱,我肯定揍他!!


“哦~”小奶狗声音不甘不愿,动作却是麻利迅速,他一伸手,没拉住教授的短夹克,却拉住了教授紧身牛仔裤的裤腰。


冰凉的手指触碰到温热的腰际,教授立刻抖了一下:“你的手不想要了?!”


他委屈巴巴:“冷~”


教授深吸一口气,将他的手拉过放在手心搓了搓:“大晚上不在寝室睡觉非要跟出来!跟出来不好好走路非要……总之,上辈子欠你的!”


小奶狗还没来得及乐就听到一个非常欠扁的声音:“哟呵,现在就牵手了呀!巴基,你们是不是进展得太快了?”


那是山姆,史蒂夫的体育老师。


史蒂夫想抽回手,巴基却没放开,抓着放回史蒂夫的衣兜里,转身瞪了一眼山姆,“想什么呢,你这个大粪脑袋!”


“我告你歧视哦!”山姆看清是谁后,脸色讪讪:“怎么把小同学也带来了?”


“他下一篇论文时酒吧文化的起源于发展,我带他来感受一下。”教授也心累,为什么史蒂夫会选这种论文来研究啊!


他们要了一个大包厢,史蒂夫进来之后就像黏皮糖一般黏在巴基身边,巴基让干什么干什么,巴基不让干什么,就有选择地干什么。


比如巴基要去喝酒,可以。


巴基要和女孩喝酒,可以。


巴基要坐到女孩身边喝酒,不可以。


“这个小弟弟看起来好小哦!”女孩想摸他的脸,被巴基挡开了。


“小弟弟是比较小,但是小弟弟的小弟弟可不一定小哟!”巴基暧昧说,颇有深意地朝女孩举杯。


史蒂夫大窘,觉得慌乱又喜悦。


莫非教授有透视眼?!


呔!教授开黄♂腔!!




3.


“你背不起我……”教授昏昏沉沉,心里又无奈又柔软。


“那你靠着我!”史蒂夫脸颊绯红,恨不得穿上恨天高把教授搂进怀里。


“我记几能回去!”


“哦……跟我念,自己。”


“记几,唧唧……吱吱……随便吧!”教授被自己的大舌头逗笑了,“罗杰斯先生。”


“嗯?”史蒂夫心里一紧。


“史蒂夫?”


“……”


“史蒂薇……”


“……”


“小奶狗。”


史蒂夫心里又酸又甜,“汪汪!”


“哈哈~”教授笑出来,他费力站直,迷离又温柔地看着前面的男生,“谢谢你喜欢我。”


史蒂夫眼泪马上就涌了上来:“我不要你谢谢!我要你接受!我不要你谢谢!!谁他妈要你谢谢……呜呜……我要怎么做?如果是身体,我,我还会长!我办了……呜呜……我办了健身卡了!!你坏人!!呜呜……”


“那等你哭完我再说吧。”教授无奈,但还是伸手给他擦泪:“你到底在委屈什么啊?我一直被你引诱着做有违师德的事情我还没哭呢!”


“我,我转系!”史蒂夫嘟囔,还哭出了唾沫泡,一张嘴,“啪嗒”,破裂在下唇。


巴基凝滞片刻,轻轻地擦了擦他的嘴巴,温柔道:“你不是很喜欢绘画专业吗?”


“但是我,我不喜欢你的,你的……印象派。”史蒂夫埋怨,“都看不懂你在画什么!”


“但是你很喜欢艺术啊。”巴基心累,这他妈还没拒绝呢,自己就被怼。上哪里说理去?


“我更喜欢你。”史蒂夫下意识的开口,随即脸红如血,也不再掩饰害羞,只是眼巴巴地盯着他。


“可是,也没有联邦法律规定,你喜欢我我就必须喜欢你呀!”教授起了玩闹的性子,眨着眼调笑道。


“那我要去学法律,然后修改一下联邦法。”史蒂夫气鼓鼓,他低下头抽泣片刻,随即坚定地抬头凝视巴基:“好吧……我知道没有规定。我也知道自己不讲道理……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教授你,我会变成如此恶劣的人。对不起。”


巴基心里一紧:“史蒂夫……”


“等下。”史蒂夫汗涔涔的手指抵住巴基柔软的嘴唇,挤出一个带泪的笑:“那,教授,你可不可以等等我?我还有三年才能毕业。我的确可以改专业啊,除了艺术,我还喜欢机械,或者设计。但是如果我真的改了,教授会有心理负担对不对?所以我还是不改了。”


“就……我,我会尽量不去打扰教授的。”他毫无信心地保证,“但是,教授,您等等我吧。等我变成更好的人。”


“我会更强壮,更优秀,更成熟……”史蒂夫道:“然后再追求教授,可以吗?”


巴基的心都软成了一滩巧克力酱。


又粘腻又甜蜜那种,还暖烘烘的,恨不得人来尝一尝。


“可是,我不想错过你变化的过程。”巴基将他的手指捏在手心,酒醉真是美好啊。醉醺醺的,想笑,觉得幸福。


什么心底深处的话都可以说出来。


“你现在,已经很好了。”吧唧轻轻地抱住他,“我的男孩。”


一个月后,艺术系的巴恩斯教授辞职,四十天后,他被返聘进入生物系。


小男朋友史蒂夫不喜欢生物系。


“那些女孩在你做实验的时候脑袋为什么要凑那么近?不是说了刺激性气味产生,应该离得远远的吗?”男朋友史蒂夫体贴(强制)帮他拿公文包,像个小跟班跟在教授身边。


教授已经学乖了,这种质问不要回答最好。


“是不是你又散发了什么气味?”


“冤枉啊,先生。”教授举手投降,“我现在连洗衣液都换了!”


“哈……他们说omega是有甜蜜的信息素的!”


“什么omega?你想买表?”


“……啊,我知道了!”小狼狗咬牙切齿,“你又穿了这件花衬衫!我说了不许再穿给别人看……”


“我外面还穿了白大褂啊!”


“花衬衫还加制服play……教授!!”


……


教授赶紧利用长腿优势飞快地逃开:“我先去买饭了……886!!”


“你还会网络用语!和谁学的!!”




tbc。


我是话唠,想写的梗还没写。


所以TBC。


队长有点OOC啊……嘻嘻。


说些废话,后加的。


写文很容易,但是发文太困难了。


大家都知道我是被屏蔽专业户,我莫名其妙上过黑名单,真的。


总之,LOFTER还是这样子的。


但是呢,至少你能发出来,被看到,被屏蔽了,能改。


今天发生了一件新的状况:


我发了文,我在我的首页看不到自己的文,我当然下意识的就以为被屏蔽了。也没有屏蔽通知,但是我的好基友 @浪里个狼 评论了,我就回复,因为能回复评论就是没被屏蔽呀!


能回复。


然后他的主页也没有我的文了。


就……很恐怖。


你文发出来了,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就又发了一个问LOFTER的,大致是LOFTER也限流?


然后也是,除非点进我的主页看,就是归档,否则看不到。


我自己都看不到。


我以为是系统bug,就拿自己另外一个号试了试,另外一个号完全没问题,合理合法的什么都能发,什么都能看到。


我……


然后是狼大帮我推荐(我要求)下,才在自己首页看到。


我无话可说。


就屏蔽可以改,实在不行发微博,然后发链接在LOFTER,连接不能发正文,发图链,图链也不行的话,发评论里。


但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发LOFTER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主页上刷出来的状况。


我真的不是矫情的人,我适应能力很强的。


但是,我发了,关注我的人刷不到,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就拜托大家一下,看到的点心或者点推荐。


写文是愉悦的过程,我挺想让大家看文的,也挺想让大家都觉得开心的。


谢谢我的基友们,谢谢关注的人。


谢谢点心推荐,评论的你。


谢谢你看到,也谢谢你留下痕迹让我知道你看到了。


鞠躬。

4:0,龙队超帅!!!

赢了,超棒!

感觉被删的完整视频应该是发错了吧……中间挺长一部分的獒龙旧糖对于一个应该是直通赛宣传的官方视频来说很奇怪啊。不过后边拍摄花絮真的很甜,他俩对视看的我脸红~

龙仔继科是是不是又一起去厕所了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